【精品】生病日记4篇

时间:2020-04-02

生病日记 篇1

  好难受啊——躺在床上的我忍不住“哼哼”了几声。

  唉,清明时节病菌上身呐!心中这样想着,拉了拉被子。不一会儿,豆大的汗珠便从额上渗出,被子中的温度正在直线上升。“热啊!”把被子掀开一点,想散些热气。可刚一掀开,我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热气没能顺利的散出,被子掀起的热风却让我的头疼痛起来,一种像被千斤重物压住的感觉像我的脑袋袭来。我连忙把被子掩实,把脑袋往右偏了偏,不想,却更难受——

  我的头似乎灌满了水,这一倾斜,便把所有的重量全部压到了右边,使右边无比之痛,也让我烦躁无比。从床上坐起,一股热气从身下涌了上来,我则坐在那里嘘嘘喘气。

  眉头紧缩的我一手托着头,另一只手则在被窝里揉着自己冰冷的脚丫。发烧,是“名副其实”的“冰火两重天”呐!

  再躺下去的时候,胸口好像闷了一股气儿,无论被窝里的我如何伸长脖子,它就是不出来,一直憋在那里,如同一个恶魔“抓着我不放。为使自己放松,我便呈”婴儿睡”法。没多久,意识便模糊了。

  可惜,这“恶魔”却没让我睡个安稳觉,带给我了一个噩梦,没睡多久我便再次醒来。

  “呃——”为何这种时候想去“方便”呢?坐起身,寒气逼人,我打了个寒战。只穿了睡衣的我就这么跑去卫生间,会不会冻死?呀!头又痛起来了。唉,病毒啊病毒,我被你“打败”啦……

  第二天,头疼依旧,并且尝试了“清开灵”和“板蓝根”的混合体——味道嘛,怪怪的。

  第三天,病基本上好了,可惜拉肚子了。

  用妈妈的话说:“清明节假都用来生病了。”

生病日记 篇2

  过年了,我和奶奶、爸爸、大哥、二哥、二妈、大妈、妈妈、二爸、大爸……一齐过年。一家人有说有笑有唱有跳以有看美丽的烟花有地看搞笑的小丑,房子里充满了洋溢声,只有我在睡觉不能享受这些美丽的.景色。

  吃饭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有鸭、鸡、牛、菜,等丰盛的食品,我却不想吃也没有胃口吃,这时我的头越来越疼疼得我无法忍受了,爸爸见我脸色不好没穿上外衣就背我跑出了家门呢个时候外面还是雪天,爸爸快速的跑着那个时候早已十二点三十多了。我糊糊涂涂的,影影约约的听见了“曾册勋坚持住就快到医院了,加油!儿子。”我勉强的说:“我快不行了老爸。”只听啪地一声我就什么事都不明白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家人们全都到了,哥哥说:“是你爸爸把你背过来的,你都昏迷了一夜发高烧烧到了三十九度,你爸爸一晚上都在看着你期望你醒来,看,这不奶奶叫他睡他才睡,这时我才明白爸爸有多好。

  就这样我和爸爸度过了一个生病的夜晚。

生病日记 篇3

  今天虽然是2010的第一天,原本是个喜气洋洋的日子,可妈妈生病了。

  妈妈早上一起来就无精打采的。爸爸不在家,他一早就到厂里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我只好下楼给妈妈拿退热贴。在下楼的过程中,我想:小时候,我生病了,都是妈妈起早贪黑地照顾我。现在,妈妈生病了,我也要好好照顾妈妈……

  拿好退热贴,然后上楼帮妈妈贴在额头上。

  妈妈冷了,我帮妈妈拿毯子;妈妈饿了,我帮妈妈盛粥;妈妈渴了,我帮妈妈倒水;妈妈寂寞了,我就陪妈妈聊天……

  妈妈看着我忙碌的样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从妈妈欣慰的眼神里可以感觉到:我已经长大了,可以照顾别人了!我顿时感到一股暖流在我身体里流淌!

  中午妈妈没法起来烧饭了,就让我叫外卖。在忙碌中度过了下午,转眼就到了晚上。爸爸带我去酒店吃晚饭,我叫爸爸带点饭菜回去给妈妈吃。吃好饭之后,爸爸把饭菜打包好就与我回家了。妈妈在等着,也许很饿,我心里焦急地这样想着。

  虽然没过上一个快乐的元旦节,但我在照顾妈妈的过程中明白了一个道理:我觉得照顾好别人,比过任何一个节都重要!

生病日记 篇4

  早上一起床,就发现嗓子痛,问我就告诉了妈妈。

  一开始,我们还不太在意,到了中午之后,我就头晕,量量看,三八度五,妈妈忙打电话叫爸爸回来,我躺在床上,情不自禁的想:每次一过年后,我就会生病,这次也是的,肯定要上医院,我可不要打针。

  爸爸回来了,让我起床,到车子上面,看就到中医院去,一路上,我头晕,咳不停,但是我还是问爸爸:“会不会打针,吊水好一点。”爸爸说:“我又不是医生,不过可能会打针。”

  来了之后,妈妈去挂号,我和爸爸到儿科,一会儿就到我们了,那个短头发医生问东问西,我一直在想着打针的惨样,最后,我要去抽血,这还好,不那么疼。

  可是,抽的时候,还是很疼,爸爸说:“不就像蚂蚁夹了一下吗,又不痛。”我说:“蚂蚁夹也痛。”

  最后交化验单的时候我很忐忑,幸好医生说只要开些药就好了,要不然我肯定是要哭的。

  回去之后,我睡了一觉,心想明年我会不会又生病,真烦。